您的位置
主頁 > 商業資訊 » 正文

專訪丨打造WeWork醫生工作室的杏仁,入局中醫館后想要做什么?

來源:www.517408.live 點擊:1714

“中醫館”的名稱起源于改革的前沿深圳。 2010年7月1日,《深圳經濟特區中醫藥條例》正式實施,中醫醫療機構的范圍界定為“醫院、門診部、中醫大廳、診所和中醫坐位診所,中西醫結合和民族醫藥”

“中醫大廳”是中醫門診部和中醫診所之間的一個范疇,其出發點是方便社區居民享受多層次的中醫服務。 根據深圳市衛生計生委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深圳共有中醫醫療機構695家,其中中醫診所95家。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制定了2016年8月發布的《關于印發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十三五”行動計劃的通知》基層中醫博物館建設目標 “現在大多數中醫館都設在海關內(羅湖、福田、南山和鹽田),在海關外還有許多市場需要填補 “杏仁中藥博物館的合伙人之一,黃博士對尤達健康說

8月1日,深圳杏仁中藥博物館開始試運行 8月6日,益歐達實地參觀杏仁中藥大廳,確切了解以杏仁醫生為背景的杏仁中藥大廳將給行業帶來哪些變數。

深圳杏仁中藥博物館位于福田區,與深圳中醫醫院街對面,占地827平方米 手術負責人王雷說,杏仁中藥大廳的位置是由合作醫生決定的。此外,中醫館的布局和科室安排也考慮并尊重了醫生的建議。

根據義烏達健康實地考察的結果,杏仁中藥大廳目前有7間診室和4間治療室。 等候區設置在中藥大廳的外層,并通過前臺與診斷室和治療室隔開。 “這將防止顧客來回穿梭,醫生的診斷和治療過程將受到盡可能少的干擾。 王雷說,“杏仁中藥大廳的門診和治療室可以靈活安排。根據醫生的診療習慣和需要,工作人員通常會提前安排診所和治療室的設備 “杏仁中藥博物館遵循杏仁醫生的合作體系,目前有近20名合作醫生。 自2016年9月以來,杏仁醫生在全國核心城市發起了杏仁診所合作伙伴招募活動,開創了門診合作伙伴模式。 杏仁醫生的創始人馬丁(Martin)認為,雖然該國的多點實踐政策已經逐步放開,但仍需要“一觸即發”,才能真正讓醫生為“解放”感到自豪,這是聯合建設的源頭。 作為全國首家杏仁醫生中醫博物館,杏仁中醫博物館從籌建之初就聚集了一批來自福田區中醫院、人民醫院、平樂骨科等知名醫院的中醫醫生。

目前,宜光的大部分人才戰略都是基于“基本工資+傭金”模式,這種模式通過表現來激發醫生的積極性,從而帶動中醫博物館的活力。 相比之下,阿爾蒙德希望招募醫生作為合作伙伴,從更深層次上促進中醫診所的發展。 盡管伙伴關系模式在杏仁診所的推廣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它是否能應用于中醫大廳仍需時間考慮。 目前,合作更多的是醫生的選擇。

黃醫生在杏仁傳統中醫博物館工作,他對藝苑健康說,他目前在深圳的一家中國醫院工作。由于病人經常在每周的固定假期去看醫生,黃醫生會考慮在醫院外提供醫療服務。 據了解,隨著多點實踐政策的逐步開放,有不少醫生在休息時間有實踐的想法,杏仁中藥博物館也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這部分需求。

至于杏仁中藥博物館在吸引醫生方面的競爭優勢,王磊認為,除了合作共建之外,杏仁團隊還有后勤支持。 醫生面臨著大量的病人群體,他們的管理能力不足。杏仁中醫館將彌補這些不足,從而提高整個中醫館的運行質量,更好地為醫生服務。

在杏仁中藥館籌建階段,杏仁醫生團隊對深圳中藥館的情況進行了調查。 王雷說:“一些中醫大廳看起來裝修得很高,但實際上在吸引顧客參與經營方面存在問題。” “王雷認為,這些中醫館為了招攬顧客,投放了大量廣告,費用最終將由消費者承擔,導致處方越來越多、處方越來越貴、消費門檻越來越高的惡性循環。

與其他醫療機構在社會醫療趨勢中的高端定位不同,杏仁中藥博物館旨在讓更多的中級患者負擔得起醫療費用。 王雷表示,目前試運行階段,杏仁中藥大廳的單價相當于公立醫院的單價。

”杏仁中藥博物館的價格在保證利潤的前提下進行了調整,達到了公立醫院的水平。 換句話說,我們希望盡可能以與公共醫療機構相同的消費水平提供高質量的醫療服務。 ”王雷對aida health說,基于杏仁醫生與醫療設備和制藥廠商之間的業務合作,杏仁中藥博物館可以通過團購購買醫療設備,從支出成本中降低服務價格。

此外,“負擔得起”也意味著醫療資源的可獲得性 事實上,公立醫院的大部分醫療服務價格對病人來說并不高,但登記問題往往成為醫療咨詢的“路障”。 隨著互聯網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許多民營醫療機構試圖通過在線注冊服務來緩解查詢過程中的等待問題。 杏仁中藥博物館采用在線預約和離線醫療的方式,安排整個醫療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在醫生確定了坐的時間后,病人可以通過杏仁醫生的應用程序在線選擇醫生。

王雷還表示,杏仁診所已經與張強醫生組、伊沃健康醫生組、北古耜吉醫生組、錢海泌尿醫生組等7個醫生組達成合作,可以實現醫生組的醫療服務對接。 在保險方面,借助杏仁醫生的資源,杏仁中藥博物館與25多家國際知名保險公司建立了直接支付服務,被保險患者在接受醫療后可以通過保險機構支付。

2016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新聞辦公室和《中國中醫藥報》聯合發布了10大中醫藥行業新聞數據,其中,“十二五”期間,我國共建成2.6萬多個基層中醫藥館。 然而,從《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十三五”行動計劃》提出的“85%以上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70%以上的鄉鎮衛生中心到2020年建立中醫綜合服務區,如中醫中心和國家醫療中心”的具體目標來看,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也許更大的問題在于如何借助社會資本實現中醫醫療機構的連鎖經營,從而提高中醫服務能力和質量。 傳統觀念是“中醫認識人,西醫認識人”。連鎖和大型中醫博物館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對醫生資源的競爭。 “久銀控股”的一位醫療衛生投資經理告訴益友達健康,患者并不完全認同醫院的中醫醫療服務 “總的來說,中醫醫療服務主要依靠知名專家的聲譽。中醫醫療服務的核心是專家資源和藥材。目前市場缺乏的是一個標準化的中醫醫療服務機構,它不僅擁有專家資源,而且不使用專家資源來提取患者的利益。 ”投資經理說

王雷認為,由于醫生資源在短時間內無法實現大幅度增長,杏仁中藥博物館從標準化建設入手,為盡可能多的醫生服務搭建專業平臺,解放現有的優秀醫生群體。 這種想法來自杏仁醫生的創始人馬丁 在尤里卡健康的獨家采訪中,馬丁說杏仁醫生應該“強調模型”,而不是區分他們自己,這意味著需要有一套有效的操作標準支持他們。 目前,杏仁醫生已經自主開發了一套診斷和治療的HIS系統和SOP,這些技術和管理經驗將在杏仁中藥博物館得到應用。

“配置了杏仁HIS系統后,中醫館可以在保證隱私安全的情況下,實現患者信息的管理和調用。”編程出身的王壘相信,標準化可以帶來效率化,當中醫館的配置和運營模式得到優化,最終形成品牌效應,從而反哺中醫館的連鎖化,吸引更多醫生加盟。

但杏仁中醫館以“基建”為切入口,能否在以“人”為本的中醫館市場上站住腳跟,從而實現快速復制與推廣,目前還尚未可知。正如上述的投資經理所指出:“杏仁本身的品牌也許在中醫領域并沒有多少影響力,也就是說,這個領域里還是要靠專家而非機構,尤其是首次就醫的患者,往往會追隨一個專家的現象頻出。”然而,這條擺在杏仁中醫館面前的連鎖之路可能性幾何,還是留給時間去做出答案。畢竟,開放的市場需要更多的變量。

編輯:郭銘梓

版權聲明

本文來源億歐,經億歐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德州麻将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