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頁 > 熱點專題 » 正文

Wayfair再踩政治紅線,數百名員工罷工

來源:www.517408.live 點擊:1306

美國最大的家庭電子商務公司Wayfair可能沒有想到20萬美元的訂單會把公司推到公眾輿論的中心。

2019年6月26日,威菲爾數百名員工舉行罷工,在公司位于科普利廣場的總部樓下舉行集會,抗議公司向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安置站出售床和其他家具。

據波士頓環球報報道,6月24日,航展宣布將為德克薩斯州的一個非法移民定居點提供家具,該定居點成為沖突的導火索。 這個重新安置站最多可容納3000人,主要是未成年人。 這筆交易價值20萬美元,《華盛頓郵報》估計它將為威菲爾帶來86,000美元的利潤。

消息一宣布就遭到員工的抵制。共有547名員工簽署了抗議信,并將其發送給Wayfair執行團隊,要求他們取消訂單以及與重新安置站的所有業務往來。 Wayfair在其回復中拒絕了這一請求,稱“滿足法律要求的所有客戶履行訂單是零售商的基本義務,這并不意味著我們支持客戶行為”,并主張公司應保持“廣泛和多樣化的客戶基礎”。

此后,首席執行官尼拉杰沙阿(Niraj Shah)和瓦伊費爾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史蒂夫科寧(Steve Conine)在第二封內部信函中宣布,公司將向美國紅十字會捐贈10萬美元,用于在安置站購買基本必需品。 員工對此不滿意,要求公司將出售所得利潤捐贈給移民法律援助組織RAICES。

Wayfair的高管沒有讓步,員工最終選擇罷工。

(Wayfair員工舉行罷工抗議,“即使有床,監獄仍然是監獄。” 圖片來源:杰西卡里納爾迪/環球員工)

路博高級員工瑪德琳霍華德(Madeline Howard)在科普利廣場領導集會,數百名員工選擇與她站在一起。 她說她已經在公司工作了將近7年,但她從未如此失望過。

抵制一家公司20萬美元的訂單似乎是小題大做,但這是有原因的。 十多年來,美國移民政策一直受到廣泛批評。

美國的非法移民主要是墨西哥人。他們過去長期生活在充滿犯罪、暴力、貧困和腐敗的環境中,所以他們偷渡到美國。 美國有1100多萬非法移民,并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安置系統。

(該定居點滿是未成年人 圖片來源:ACLU)

在美國人民的心中,重新安置站與拘留中心、監獄甚至集中營沒有什么不同:人口稠密,昆蟲猖獗,空不流通,24小時不間斷的照明,重新安置站的移民長時間不能換衣服和洗澡,他們只能睡在地板上,不能得到適當的飲食。

2002年,《國土安全法》將沒有法定監護人的18歲以下非法移民定義為"無人陪伴的外國兒童"。只有那些是孩子的父母并能證明這一點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法定監護人”。由除父母以外的所有親屬陪同的未成年非法移民將被視為“無人陪伴的外國兒童” 由于美國不允許未成年人被送進監獄,與親屬一起潛入美國的未成年人將被迫與親屬分開,并被送到重新安置站。 2019年4月19日至6月初,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頒布一個半月之后,2000名未成年人被迫與其親屬分離,被拘留在重新安置站。

因此,安置站的大部分人員是未成年人。 根據聯邦法律,未成年移民被拘留長達72小時,但實際上,未成年人往往被拘留三周以上。 此外,由于疾病的頻繁爆發,2003年至2008年,在重新安置站有300多人非自然死亡。

該安置站從威菲爾購買的家具將用于安置移民,包括未成年人。 據參加罷工的威菲爾員工稱,“抵制不是要未成年人繼續睡在地上。我們希望他們有床,但我們希望他們有個家。”我們從來不認為未成年人不應該在安置站有床。這從來都不是我們爭論的焦點。關鍵是根本不應該有安置站。" 因此,“幫助特朗普政府建立安置站,將未成年人與其親屬分開,這與我們一直認同的企業價值觀極不一致。”

罷工持續了一天,但尚未達到員工最初設想的目標。 一名組織者表示,將繼續與高級管理層進行談判。 事件爆發一周后,7月3日,美國佐治亞州雅典市市長凱利吉茨(Kelly Girtz)公開表示支持抗議,“我很高興Wayfair的員工宣布聲援難民,因為任何人都不應從人類苦難中獲利。” “

這并不是偉福第一次引起爭議。 2018年9月,Wayfair還向得克薩斯州的另一個重新安置站提供家具,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該站有2500多名未成年人,由于嚴重的安全和健康問題于2019年1月關閉。

Wayfair不是唯一一家因政治原因遭到抵制的公司。

2016年6月,家得寶聯合創始人伯納德馬庫斯(Bernard Marcus)發布了一份支持特朗普入主白宮的文件,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爭議。特朗普的反對者提議抵制家得寶。 輿論發酵后,家得寶迅速宣布:“伯納德馬庫斯(Bernard Marcus)已經從家得寶退休14年,不能代表公司說話。” 該公司不支持任何總統候選人。 “從而平息了風暴

2018年6月,勞埃德被控種族歧視,因為勞埃德商店的一些員工只要求有色人種在離開商店時出示購物收據和打開袋子接受檢查,并根據膚色對顧客區別對待。 有色人種反對勞埃德的集會持續了一個多月。

2018年底,谷歌也遭到了員工的罷工抗議,抗議他們可能掩蓋了高管的性騷擾問題。全球超過2萬名谷歌員工支持罷工。 罷工組織者后來遭到降級、減薪和強制休假的“報復”,并于2019年6月離開谷歌

企業也可能出于政治原因發起抵制

家具零售商羅恩沃納(Ron Werner)和威廉姆斯索諾馬(Williams Sonoma)宣布退出2016年北卡羅來納州的高點家具交易會,因為北卡羅來納州州長和州立法機關于2016年3月23日簽署并通過了一項被視為歧視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的法案。該法案要求變性人使用與其出生證明上的性別一致的廁所,并禁止該州地方政府頒布反歧視法律來保護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 出于同樣的原因,移動支付平臺貝寶(Paypal)也宣布將撤銷在北卡羅來納州最大城市運營中心的計劃,并取消相關投資。

在美國,員工和企業的角色已經悄然改變

在過去,也許對員工來說,公司的行為和個人地位之間沒有沖突。工作等于“我把事情做好,然后得到我應得的回報” 但是現在,工作和生活之間的界限已經逐漸變得模糊。

一項調查顯示,38%的美國員工將在一系列問題上評判公司的立場,如同性婚姻、種族歧視、性騷擾、氣候變化、性別平等、薪酬公平和內部商業政策。80%以上的80后員工認為他們有權反對他們的雇主。 員工希望公司的行為和地位符合他們自己的價值觀,他們希望公司不僅具有商業價值,而且具有社會價值。

對公司來說,社會價值的期望不僅來自員工,也來自全體員工和公眾輿論。 “每次我們買一個XX,我們都會捐XX元給XX”的宣傳只是我們社會價值的展示。 與絕對正確的慈善營銷相比,該公司的政治行為和聲明要微妙得多,也更有爭議。

原創文章推薦:

冷戰兩年后,美國第二大床墊制造商與北美最大的床墊商店握手!

IKEA不能創造神話

版權聲明

這篇文章來自1億歐元,由1億歐元授權發行。版權屬于原作者。 請點擊重印說明進行重印或內容合作。任何非法翻印都將受到起訴



德州麻将图片